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房產

關注宜春萬象

虛假訴訟套取公積金黑產揭祕

來源:法治日報 作者: 2021-06-17 10:57:23

合謀虛構債務糾紛按比例收取手續費

虛假訴訟套取公積金黑產揭祕

● 債務人無其他財產可執行時,法院通過執行被執行人的住房公積金,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執行難題。但一些不法人員利用這一執行舉措,做起了通過虛假訴訟套取個人住房公積金的“生意”

● 虛構債務糾紛,然後通過虛假訴訟形式套取住房公積金,已形成了一條黑色產業鏈,而鏈條中的操作者收取手續費,最高達到套取資金的50%

● 通過法律之劍,斬斷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鏈條,這樣才能確保公積金制度安全平穩運行

“被告人張某為獲取經濟利益,與陳某、晏某、周某、覃某惡意串通,虛構債務提起民事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11萬元,從中收取10%至15%的手續費……”

近日,湖南省龍山縣人民法院對張某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張某犯虛假訴訟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並處罰金一萬元。

住房公積金,是指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國有企業、城鎮集體企業、外商投資企業、城鎮私營企業及其他城鎮企業和事業單位、民辦非企業單位、社會團體及其在職職工,對等繳存的長期住房儲蓄。

由於住房公積金的用途是為了保障基本住房,因此各地對提取條件嚴格把關,一般只有在購買、建造、翻建、大修具有所有權的自住住房等情況下,才能提取個人住房公積金。近年來,一些人為了套取個人住房公積金,打起了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歪主意。

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有一定的操作手法,首先雙方合謀虛構債務糾紛,然後到法院起訴製造虛假訴訟,最後通過法院強制執行住房公積金賬户裏的資金。住房公積金到手後,操作人員則按照一定的比例,收取高額的手續費。

“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在有些地方已經形成一條黑色產業鏈,亟須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這位知情人士説。

那麼,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黑色產業鏈是如何形成的?如何用法律之劍斬斷這一黑產鏈條?

公積金屬個人財產 符條件可強制執行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法院是否可以執行個人住房公積金,曾在司法實務界有過爭議。

一種意見認為,住房公積金屬於職工個人所有,法院可以無條件劃撥;另一種意見認為,住房公積金屬於社會保障資金,不能劃撥。

此前,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曾就法院是否可以強制劃撥被執行人住房公積金問題,向最高人民法院請示。最高人民法院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批覆稱:“符合國務院《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的提取職工住房公積金賬户內的存儲餘額的條件,在保障被執行人依法享有的基本生活及居住條件的情況下,執行法院可以對被執行人住房公積金賬户內的存儲餘額強制執行。”

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執行局法官助理劉闖認為,按照《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第三條規定,職工個人繳存的住房公積金和職工所在單位為職工繳存的住房公積金,屬於職工個人所有。

“因為住房公積金屬於個人財產,可以由個人支配,個人如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在符合一定條件下,法院有權對其採取凍結、劃撥等強制執行措施。”劉闖説。

記者注意到,在法律沒有進一步明確之前,有的省級人民法院開始嘗試與住房公積金管理部門聯合制定文件,規範執行與協助執行解決爭議的辦法。

今年5月17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與湖南省住建廳就聯合印發了《關於建立住房公積金執行聯動機制的若干意見》,對執行案件中聯動查詢、凍結、扣劃住房公積金的相關條件和具體程序進行了詳細規定。

此意見規定,人民法院在執行案件中,對被執行人名下的房產、土地等不動產、銀行存款、機動車輛、企業股權等財產情況進行調查後,確定其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或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在保障被執行人基本生活及居住條件,符合規定情形的,可以裁定扣劃其住房公積金。

假官司套取公積金 擾亂秩序影響惡劣

債務人無其他財產可執行,法院通過執行被執行人的住房公積金,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執行難題。但一些不法人員也開始利用這一執行舉措,做起了通過虛假訴訟套取個人住房公積金的“生意”。

現年30歲的張某,系湖南省龍山縣人。他雖然有專科文憑,但一直沒有找到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獲悉了一條“發財之道”,即通過虛假訴訟幫助他人套取住房公積金,然後收取一定的手續費。

2019年,張某開始試水這一“發財之道”。陳某在龍山縣某單位上班,他的住房公積金賬户上有近4萬元的資金,但因為不符合提取住房公積金的條件,陳某的住房公積金一直無法提取。聽説張某能通過打“假官司”的形式將住房公積金套取出來,陳某欣然同意與張某“合作”。

隨後,陳某與張某簽訂了一份虛假的借款協議,即陳某向張某借款4萬元,月利率約定為2%。因為陳某無法按時償還到期“債務”,張某將陳某起訴至龍山縣人民法院。經法院調解,陳某表示願意償還到期“債務”,龍山縣人民法院便作出了民事調解書。四天之後,張某立即向龍山縣人民法院申請執行這份民事調解書。

龍山縣人民法院通過查詢發現,陳某個人住房公積金賬户上有39000元,法院便將這筆住房公積金作為執行款,劃到了申請執行人張某的農業銀行賬户中。張某收到款後,向陳某支付了12050元,並以各種理由未向陳某支付餘款26950元。

初嘗甜頭的張某認為,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只要當事人不舉報,就沒有法律風險。於是,他開始頻繁“接單”。

龍山縣晏某也想將其住房公積金賬户中的7萬餘元資金套取出來,便與張某簽訂了一份虛假的借款協議。協議商定:“晏某向張某借款6.8萬元,月利率為2%。”

因為晏某不能按時還款,張某將晏某起訴至龍山縣人民法院。龍山縣人民法院經過調解,作出民事調解書。2020年3月31日,張某向龍山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此民事調解書,法院將晏某的77435元住房公積金作為執行款,劃到了張某的銀行卡中。張某按照15%的比率扣除手續費1.1萬元,剩餘部分沒有向晏某支付。

就這樣,張某以同樣的手法,先後4次企圖幫助他人套取住房公積金,其中一次被法院發現導致案發。今年4月15日,張某被龍山縣人民法院一審以虛假訴訟罪定罪量刑。

形成黑色產業鏈條 收取高昂手續費用

據記者調查,虛構債務糾紛,然後通過虛假訴訟形式套取住房公積金,已形成了一條黑色產業鏈,而鏈條中的操作者收取手續費,最高達到套取資金的50%。

2017年12月2日,廣東省韶關市的丘某華意圖違規套取其公積金賬户內資金,他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韶關市某投資有限公司的鐘某,鍾某承諾幫助丘某華套取公積金賬户內9.2萬元,然後收取2.2萬元手續費。隨後丘某華與鍾某簽訂9.2萬元的虛假借款合同,鍾某預付7萬元給丘某華。

2017年12月4日,鍾某以該虛假借款合同向韶關市武江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2017年12月26日,武江區人民法院根據鍾某提交的虛假借款合同判決丘某華償還鍾某9.2萬元。2018年2月12日,鍾某向武江區人民法院執行局申請強制執行丘某華的住房公積金。武江區人民法院在執行過程中發現兩人存在假意簽訂借款合同虛構債務的行為,遂對鍾某作出罰款2萬元的決定。

除了罰款之外,鍾某還被追究了刑事責任。2020年6月16日,武江區人民法院一審認定被告人鍾某犯虛假訴訟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九個月,並處罰金2萬元。

出生于吉林省長春市的張某,則是一名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職業套現人”。從2015年開始,張某來到遼寧省,通過虛假訴訟幫他人套取住房公積金,收取手續費的比例不一。2015年11月至12月間,張某為王某套取個人住房公積金7.25萬元,從中獲取1.6萬元手續費。同年11月至12月間,張某為丁某套取個人住房公積金4.13萬元,從中獲取1.9萬元手續費。

張某收取最高手續費的一次,是幫助孫某套現。2016年1月至3月間,張某幫助孫某套取個人住房公積金8.2萬元,從中收取了4萬元手續費,手續費達到套取資金的近50%。

經遼寧省遼河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期間,張某44次以虛構的債務關係向遼河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並通過法院強制執行的方式,幫助他人套取個人公積金共計304.3萬餘元,張某從中獲利64.3萬餘元。

2021年2月7日,遼寧省遼河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張某犯虛假訴訟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五萬元。

規範管理加強共享 堵住漏洞確保安全

“手拉手”式調解結案,然後通過法院執行住房公積金的做法,已經引起我國司法機關的注意,各地司法機關也開始運用法律武器打擊這種違法違規亂象。

有媒體曾披露,2018年4月,黑龍江省某縣人民檢察院在辦案中發現,該縣法院上百起以住房公積金為執行標的的調解案件,均具有約定管轄、當天立案當天結案、證據只有借款憑證而無轉賬證明等特點。

檢察院調查發現,郭某以自己及其女兒、女婿等人的名義,用虛構的債權向法院提起訴訟。由法院出具調解書後,再用調解書執行對方當事人的住房公積金。2017年7月至2018年4月,郭某先後為128人套取住房公積金620多萬元,從中獲利40多萬元。

這家縣檢察院審查認為,郭某為達到違法套取住房公積金的目的,與他人惡意串通,偽造證據,虛構借款事實,致使法院作出錯誤的民事調解書,該行為不僅妨礙司法秩序,還嚴重破壞了住房公積金管理秩序。因此,檢察院向法院發出再審檢察建議,建議撤銷郭某等人涉嫌虛假訴訟的128份民事調解書。

一直倡導“訴訟打假”的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馬賢興,現兼任長沙市法學會司法誠信與虛假訴訟(仲裁)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馬賢興認為,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行為,不僅擾亂了住房公積金的正常管理秩序,侵害了廣大繳存人的權益,而且擾亂了正常的司法秩序,破壞了社會的公平正義,應該給予嚴厲打擊。

據馬賢興介紹,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實施,修正案中增加了虛假訴訟罪,以懲治頻現的虛假民事訴訟。“將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行為上升至刑事打擊範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力地震懾這種犯罪行為。”

記者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發現,類似通過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行為,已經被多地法院以虛假訴訟罪定罪量刑。

“通過廣泛開展宣傳引導,完善內部管理,推進信息共享等手段,封堵住房公積金監管漏洞。同時,通過法律之劍,斬斷虛假訴訟套取住房公積金的鏈條,這樣才能確保公積金制度安全平穩運行。”馬賢興説。(記者 劉希平)

責任編輯:謝美芳

宜春新聞網版權和免責聲明:
  • 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宜春新聞網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宜春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 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為:宜春日報、贛西晚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本網獨家使用,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許可,不得從本網轉載使用,違者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